M型憤怒,現在才怒會不會太晚了點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四, 1月 10, 2008 with 1 comment
這篇M型你個大頭!還有一些其他類似的文章,都在批鬥現在濫用、亂用「M型社會」這個詞的現象。
我絕對同意「M型社會」是個濫用詞,甚至我對「藍媒陰謀論」採取某種保留的態度,而且相信其中多多少少有人為的操作。
問題是,被濫用的詞實在太多太多了,光挑一個出來批,實在沒什麼意思,我們多列幾個現在或者過去被濫用的詞出來。

台灣之光:因為普遍黑暗才需要光吧(我前面也有文章討論到這個,不過重點不是這個詞被濫用)
愛台灣:只是把以前的「國」換成「台灣」而已。因為沒有人知道愛台灣到底是什麼,所以需要不斷舉例「這就是愛台灣啦」,才能彼此溝通。
比例原則:一堆人開口閉口比例原則,但是沒幾個人知道比例原則是怎麼個比例法的。
無限上綱:無限有那麼容易嗎?
:這個比較像是口頭禪,一堆人沒人問話,就在那裡對來對去。大概是受到新聞或者談話節目影響吧,因為新聞裡面的記者,常常會聽到一些觀眾聽不到的問句。
偽議題:其實我只知道偽命題 Pseudo-Proposition 是什麼,一般人所謂的偽議題大概比較像是「假設性的議題」、「別有目的的議題」、「炒出來的話題」。
邏輯、哲學、科學、電磁波、量子、場、能量、常態分佈、套套邏輯......:太多了,列不完,有幾個誤用的歷史之久,可能辭典都把誤用法放進去了。
老梗:只有老,沒有梗。橋段、構想、創意、理念、典故、意義,全部變成「梗」了。梗差不多就等於「東西」。梗這個字包涵範圍太廣,所以幾乎沒有意義了。於是「老梗」就只剩下老傳達出意涵。
奈米、全球化、藍海、樂活、極簡、低調奢華、混搭:老梗了。
:最近突然在媒體上流行起來了,反正原來是 Hot的,現在就是夯。
當下:現在、時下、當時全部變成當下了。
動作:好像前一陣子還挺常看到的,完全是個贅詞。例:王小明當下一整個正在進食吃飯這個動作...... 對。

其實這些濫用語,就像美國年輕人愛說 like一樣,外人聽起來很刺耳,但是對他們來說,代表著一種歸屬感、同一國的認同感。台灣也很多網路用語。腦殘、Orz都算是,這兩個也都有新聞。 Orz 就不用說了,上星期新聞有法官判決年輕人網路公然侮辱,只因為腦殘這兩個字。
其實「M型社會」這個詞也是一樣,他指代表著一個流行文化上的歸屬感,不管你喜不喜歡,這是一個自然的社會現象,你用大家流行的詞,容易產生認同感、產生共鳴。即使那些用這個詞的人知道這個詞被誤用、濫用(雖然大多數的情形下,我懷疑這點),他絕對也有足夠的理由來利用這個流行詞來快速和讀者產生共鳴、吸引讀者注意。
我很小的時候就怒過了,那時因為楚留香流行「輕功」這個詞,也流行「愛現」這個詞,我發現同學常常用這個些流行詞,但是每個人用的意思和場合都不完全相同,他們只是用而已,就像憋四和大頭蛋那樣,聽到某些詞就會呵呵笑,卻不見得真的在意詞的意義(那時真的很小)。我是到很後來才知道那些詞的意義從來就不是重點。所以雖然當時我也是試著在一些安全的場合下,有意使用這些流行詞,但卻保持了很長時間的疑惑、以及一段時間的憤怒(怒他們怎麼不知道意義就敢使用)。其實根本沒什麼好怒的,「詞的意義就是它在語言遊戲中的用法」
重點從來就不是詞的意義,而是歸屬感,而是再次確認我們可以信賴他人,確認他人是同一國的。這點除了自如同猩猩一樣的社群意識外(象徵著戰與不戰的差別),在現在社會中更加強了他的意義。
現在的社會很大,你很容易碰到陌生人,你更需要一些東西來說服自己,讓你能夠相信別人,相信別人跟你遵守同樣的道德規範、同樣的價值觀。語言是一項,他代表著你和他生活在相似的環境下、看相同的電視。甚至就連日期也是一樣。一月一日有什麼特別的?但是因為大家都覺得他特別,所以他就特別了。所以越是現代的社會,越需要跨年活動,這能讓大家有那麼一點理由相信,還有數十萬、數百萬的人,至少和我有一點點共同點,相信同一套法則,有類似的信念,遵守相同的遊戲規則。所以過節的氣氛是快樂的,中秋節、端午節、聖誕節都一樣
舉個聖誕節的例子最明顯。如果你在都是基督教的國家,像是美國好了,表面上,當然大家尊重你有不同的宗教信仰,尊重你過 Hanukkah 或其他節日而不過聖誕節,官方說法要說 Happy Holiday才政治正確,但是感恩節一過,大家都開始聖誕布置,裝飾屋子。你當然可以不這麼做,但是你會變成社區裡的怪人。也許你可以承受這一點。但是你的小孩在學校時,其他同學都高興的分享聖誕節收到哪些禮物,他們要怎麼做呢?這不是宗教信仰的問題,而是你上不上道的問題。
情人節也是一樣,他背後的商業陰謀論不是問題,因為大家都知道,只是不關心。問題是你上不上道。
Catego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