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的領域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二, 7月 31, 2007 with 2 comments
小時候看過閃電霹靂車的人,大概都記得裡面的虛構技術「零的領域」這個東西。不過其實現實中是有這個東西的,而且許多運動員、藝術家、科學家的秘密武器,不管是否自覺到在運用它。
這種東西被稱為 Flow ,中文叫心流理論,比較常見的用法是 "Get ino the zone",事實上,零的領域翻成英文也被稱為"Zero Zone"。比較傳神的字可能是 Hyperfocus。事實上,我當初想要找相關資料的時候,superfocus 是剛開始幾個跳出我腦中的可能單字,不過 hyperfocus 應該是更好一點的字。有些人把這個現象跟禪定現象聯結在一起。事實上,我想我們對這類的觀念還沒有了解得太清楚,這類東西只是一堆概念的模糊混稱。所以我不說現實中有「類似」零的領域的東西,而直接說現實中有,因為對於兩個很模糊沒有明確定論的東西,說他們類似是多餘的。
雖然概念很模糊,但是感覺卻是很明確的。Zone 的概念應該是源自運動員自我感覺的狀態,不只是體能上,主要是心靈上的體驗。另外一種看起來比較客觀的講法是
Altere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
這不只是宗教家或者運動員才能體驗的,我相信一般人或多或少都有過某種程度「領域」經驗。比方說可能玩電玩的時候,像是「特訓 99」或類似遊戲時,許多人會很容易進入狀態。俄羅斯方塊等等需要快速反應的應該也是,但是我不是一個好的電玩玩家,我也不能太確定。
用通俗一點詞語來講,就是「忘我」、「身心合一」。仔細看 wikipedia 裡面列出的要件( Concentrating and focusing, A loss of the feeling of self-consciousness, Distorted sense of time),其實回頭想想,用忘我兩個字就可以很簡單的形容。「身心合一」也就是 action awareness merging。用我的感覺和話來說是,一種意識和潛意識的協調。有很多研究指出潛意識會做出比較好的決定,比方說這篇報導。但潛意識並不總是比意識要好,或者說直覺並不總是比理性要好,比方說人類的直覺裡面有很多統計上和邏輯上的錯覺。那能不能用理性來驅使直覺,就像 CPU 控制 GPU 合作產生強大的運算能力呢?零的領域就是答案。當直覺和理性、潛意識和意識達到某個比例,產生了共鳴。不管是 Zone, Hyperfocus, 還是 Trance,應該都是一些產生共鳴的點。
前面舉的電玩例子很典型,因為遊戲的速度太快,單靠意識是反應不過來的,但是多少還是要配合一些理性去理解遊戲規則。
很多不同領域的人都會自覺或者不自覺得應用這種能力,至少是某種程度的運用。賽車、或者運動這類需要快速反應的活動自然不在話下,他們需要一種狀態來處理大量的資訊,同時還能配合理智上的策略。藝術家,比方說小說家,常常會說不是他在創作,而是小說裡面的人物自己把劇情活出來了。音樂家有時會說旋律是上天給的,他只是把他記錄下來。科學家會做思想實驗,或者需要將大量的抽象概念「實體化」。外科醫生會做想像手術.....或者至少日劇裡面的會。這些都到靠一些潛意識來幫忙創造一個心靈之中的宇宙。

很可惜的是,大多數人並不能隨意進出和控制這種狀態,或者換句話來說,不能隨意控制直覺與理性之間的比例,要不然就不會有所謂的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或者更極端的 autistic spectrum。也所以作家才常常會說沒靈感。
Mind hacks 書上提到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這種儀器,能夠開關腦中的特定部份,甚至可能達到類似雨人的狀態。如果機器可以,那藥物也可能是一種方式,就像很多人會嘗試利用藥物達到 trance 或者 out of body experience。另一種可能的方式是特殊設計的電玩。
不靠外力,打坐裡面所謂的觀想,也是一種進入這種狀態的法門。 比方說一開始的日想觀,如果能夠觀想出身歷其境、像是真的看到一樣的景象,就能感受到一點感覺。
NLP 裡面應該更多這類東西,但是可能龍蛇混雜、真真假假,很容易讓人搞混,至少我是搞不懂。
就像前面說,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過這樣的體驗,我想,把握住這樣的體驗,發覺這種狀態更深的層次、更廣泛的運用,是比較簡單的辦法。

Catego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