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筆記: 預言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六, 3月 10, 2012 with No comments
有人說預言未來的的最好方式,就是創造它。
這不過是外行人的胡扯。
這種程度的預言能力,我六七歲的時候就會了。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老師問我們,最希望有什麼樣的能力,比方說像馬跑一樣快,還是像鳥一樣會飛等等。我想要能夠看清楚東西的能力,這本來沒什麼問題,但是壞在那時還沒學物理,結果我說的是我想要眼睛像放大鏡一樣。眾所周知,所謂的放大鏡就是凸透鏡,所以呢,我到現在臉上都還得掛著一副凹透鏡來中和那時鐵口直斷的效果。

後來我想,不要亂說話總行了吧。結果不說話,用想的也不行。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因為急性腸胃炎嘔吐,從學校送去急診。那時想,既然細菌感染,那應該要增加抵抗力吧?壞就壞在那時一知半解,只知道學校教我們白血球是身體裡面的軍隊,所以心裡默想增加白血球來殺死細菌。沒想到一驗血之後,護士一臉嚴肅的說白血球過多,可能有感染什麼的。嚇了一跳,趕緊默想減少抵抗力。不久後,再驗血確認時,白血球數量就回復了,還稍微偏低。
這些故事從兩個方向說明了為什麼創造未來不是預言未來的好方式。
第一個是,企圖創造未來,未必能如你「真正」所願,因為許多事情的因果太錯綜複雜,超出我們能理解的範圍。不然你以為墨水心三部曲裡面的魔法舌頭為什麼會吃鱉(布蘭登費雪有演電影版)?
第二個方向是,這種能力叫做念力或者暴力,而不是預言能力。對預言界來說,企圖用外力讓自己的預言實現,跟內線交易、打假球一樣可恥。古時候不曉得有多少預言家被自以為聰明的國王皇帝用這種下三濫的技倆來預言死期,並且藉機羞辱預言師。由於這種歷史因素的感情糾葛,不難想像預言界有多痛恨這種犯規的手段。有些基本教義派,甚至會特別用某些手段(出家或者殘疾等等),表明自己絕無影響未來的企圖和可能。 Minority Report 原著小說裡面對預言者的形容,就頗有那個味道。
不少預言師也多少有點念力,或者通曉魔術和江湖術士的預言手法,但在使用時,一定會分的很清楚。但為了避免瓜田李下,很少有人會同時公開具有兩種身份。
像我個人因為有玩魔術,所以也很少做所謂真正的預言(不過主要因素還是預言能力尚未夠班)。但即使如此,過往的一些文字紀錄還是難免留下一些預言的蛛絲馬跡。
比方說這篇 1999 年寫的新世紀病毒預言雖是玩笑之作,但 2006 年時就讓人驚訝說中了 Office 2007 的版本號碼,當然現在我們知道,其實還準確的命中下一個版本是 Office 2010。而且 Office 2007 有 service pack 3(我當時寫成 update 3)。 Windows 2010 當然是指 Win7,只是寫 2010 比較容易懂(不過最主要的還是猜不到名字)。至於 Office 2011 只是諷刺邏輯上的必然。
另外又如立體顯示器那篇 2002 年寫的文字(2002 年的時候,3d 電影給人的印象還是科學館或是老掉牙的東西。):
2006一些網路電視台的立體電視節目開始播出。 同時電視台也開始試播立體電視節目。 遊戲市場會被影響。 不過立體電視的流行,可能要等到2010年左右。
因為 2009 的阿凡達,造成 2010 年的 3d 電視大爆發,我想大家都印象深刻。至於 2006 這個時間點則不太正確。NHK BS 11在 2008 年開始試播。但 Youtube 在 2009 年才開始有 3d 功能。
這篇使用者介面革命除了準確命中這幾年 ipad 帶來使用者介面革命的風潮,還點出了原因:使用者被手機訓練了(如果 ipad 早十年推出,被 win95 內種 GUI 制約的那一代可能會覺得難用又不能多工)。那篇文章的時間點,連初代 iphone 都還沒推出,更別提 ipad 剛推出時被嘲笑是大一號的 iphone 的情景。 更重要的是,這一波還沒完,就像文中所述,人工智慧才是關鍵,像是 Siri 這樣的東西,只是起點。Siri 推出不久後,本來想寫些東西的,但後來一直放在草稿堆,因為發現我想說的東西,早在四五年前就說了。
當然這些東西一點都不玄,說穿了就是潮流推測或者未來學這一類的玩意。比方說再下一波是什麼?就是 telepresence,家用、個人用的 telepresence。不是那種視訊會議層級的 presence,而是真的能移動、做事的附身。剛開始會是軍用或者給老人、殘障人士等使用,比方可以讓不方便出門的人也能身歷其境的參觀博物館。另一種說法就是機械人式的 Avatar。這不是什麼很了不起的見解,因為很多人都可以看到這一點。
不過你還是會問,就像等公車一樣,我們都能知道會有公車,但很難知道多久會來。那前面那些 2007、2010 怎麼能那麼準?對於預言來說,一個最困難的點就是時間。
這就要歸功於我少年時期的鍛鍊了。
我國中的時候常常要等公車,公車又很久才會來。那時我常常玩一個遊戲。現在說到等公車玩個遊戲,想到的一定是什麼 ipad, iphone, psp, nds 什麼的,再不濟也有個普通手機能玩。我國中時沒這些東西。我玩的遊戲是,心裡想一個數字,然後開始倒數,倒數到 0 的時候,看看公車會不會剛好來。慢慢訓練的情形下,到後來居然有大半的時候成功。不過也很難達到百分之百,有時公車眼看就快到了,但紅燈一亮停下,就差個一兩分鐘。像前面 2006 年的預測,一個紅燈,就變成 2008,09年了。
不過這也不算遺憾,真正遺憾的是,當時怎麼不去練習預測名字或者號碼這方面的能力,這樣就能預測樂透號碼了。可惜這種事情就像是學習外文、寫程式一樣,黃金時期一過,就很難真正學好了。
(圖由 seanmcgrath 創用授權)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