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永恆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四, 9月 27, 2007 with No comments
小時候搞不懂為什麼別人那麼喜歡拍照,總覺得帶個相機晃來晃去累贅;有事沒事的在那裡擺出姿勢等者拍照,不但不自然,而且打亂節奏。
後來我才慢慢領悟,不管是否意識到,人們只是想抓住剎間永恆的感動。
所以相機從黑白到彩色,底片到數位,一百萬、兩百萬、三百萬、七百萬、一千萬畫素的不斷進步。不過捕捉到的總還是剎那多些,永恆少些。當下的感動總像手中捧的沙子一樣,不斷的溜走。
和越來越智慧的相機相比,人顯得越來越笨拙,總是難以摸透手上相機的功能,更別說該用它來抓住些什麼。所以拼命拍吧,可愛五連拍,鬼臉十連拍。拍了又刪,刪了又拍。
但是慢慢的,再笨的人也會開始懷疑,也許想要抓住的東西,在相片之外吧。

時間感這種東西,現在科學還沒有定論。不過記憶量大概是個重要因素。當兵時由於枯燥乏味,頭腦其實很閒,外在的刺激相對來說很慢,所以當下的時間感變得度日如年,但是一退伍,卻發現回憶可以壓到小小的,所以覺得時光飛逝。

有的時候,當我們情緒受到大量刺激,一方面大量的情緒產生大量的記憶資訊,干擾了時間感,所以即使一秒鐘,某方面來說也會覺得已經好久了。另一方面,由於這些過量的情緒是超過理智負荷的,你的理智根本放棄去處理這些資訊,所以很閒,有辦法去根據其他線索獲得正確的時間感。兩個效果合在一起,你能意識到這樣好像很長的時間,客觀來說只是一秒鐘而已。所以當你預期這樣的感覺會維持個,比方說十分鐘好了,每一秒鐘又好像一小時那樣,你的腦子就自己做了算術(就說了你的理智現在很閒),那這樣不就好像六百小時長了?
六百小時當然跟永恆還有點距離,但也夠長了,而且一不小心,你理智方面很閒的大腦可能又自動的把這六百小時的每一秒鐘換算成十分鐘,然後很有可能超出你的計算能力,傳回的答案就是很長很長很長。
白話一點的說,那就是一方面你覺得十分鐘美好的時光稍縱即逝,但另一方面又覺得光這一秒,感覺就很強烈足夠了,更何況是有十分鐘,十分鐘實在太久了。
大概就是這樣,產生了某種奇妙的剎那永恆時間感,每個人都曾經歷過。
因為每個人都曾經歷過,所以許多作品都嘗試想表達這種人類共通的情感。
也因為這些作品表達的是人類共通的情感,歷久不變,這樣作品本身也才能永恆。

神鬼奇航三的結局,十年一會的約定。每十年一天,一萬年換算起來,也不到三年。時間的對比差不多是我們對數字的理解。但是十年之後相會的 Will 跟 Elizabeth 卻完全還是記憶中的樣子。

怪醫黑傑克中,車站爆炸案造成多人受傷。裕子看到歹徒、但因為爆炸造成眼球失明。黑傑克在警方要求下,為她動手術指認犯人。但移植的眼睛只能撐五分鐘就會產生排斥而再度失明。裕子在這五分鐘內看到她此生最後的夕陽美景,成為她永恆的記憶。

Dirty Vegas 的 Days go by MV 中,一個男人在每年固定的一天,都會穿著一雙破舊的球鞋,在一家速食店前從早到晚跳著早已過時的舞步。因為雖然日子不斷的過去,他還是無法忘記那個送他這雙球鞋的她。

電影 AI 的結局。千萬年之後,從冰封中被喚醒的小男孩,靠著一束頭髮,終於完成夢想,雖然只有一天,再度跟母親一起生活,最後這一天凍結成為永恆。

譚永麟的半夢半醒之間
就在半夢半醒之間 我們越過時空相見 每一分鐘換成一年 究竟能有多少纏綿
就在半夢半醒之間 我們忘了還有明天 忘了保留一點時間 好讓這種感覺永遠

五月天的一顆蘋果
那時間忘記挽留 最美時候 不經意匆匆的放過
曾經想擁抱的彩虹 盛開的花朵 和那純真的笑容 突然有風吹過 那一轉眼 只剩我
喔 遙遠遙遠的以後 天長和地久的盡頭 應該沒有人能搶走 我永遠的感動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周潤發 王傑 梅豔芳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