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兵值更紀錄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六, 8月 07, 1999 with No comments

魏兵值更記錄 (1)

中華民國 87 年 11 月 18 日 魏兵值更記錄
1130 魏冰接更 S腰帶X1 木棍X1 膠盔X1 綁腿X2 哨子X1


沒有錯,我現在正在當兵,已經當了三個月又五天的兵了,現在正在營區的門口站衛兵,時間應該正在一分一秒的過去,不過感覺上,卻停在這裡,現在,好像是突然就這樣出現的一樣,過去只不過是記憶中的幻覺罷了。
這大概是因為四周太過於平靜造成的一種錯覺吧?隊上的人都在午休,多雨的基隆也沒有下著雨,只有滿天的灰色的雲,和涼爽的風而已。
我真的是在當兵嗎?
突然之間這種感覺自然而然的存在了,和剛才的那種只有現在,沒有過去未來的感覺融合在一起,只不過剛才的現在,和剛才的過去一樣成了斷了線的過去而已。

1230 巡視營區 一切正常

奇怪的感覺消失了,理智再度接管了我的意識,奇怪的感覺很可能是環境造成的,來到部隊還不到一個月,對環境半熟不熟的,而且,站在大門 口,幾步之外就是相對的自由世界了,如果我要的話,半個小時後,人就可以在台大了,這時接更衛兵肯定還正在睡夢中,也許我再立刻趕回營區,完全不會有人發 現這件事。
外面的世界和營區之間的界線,只有一條鐵鍊,而且並不是以此為準,跨出這條鐵鍊幾步並不會被視為離開營區,事實上,碼頭在營區之外, 更加模糊了裡外之分,尤其是現在,裡面和外面一樣平靜,外面只有遠處碼頭上的大型機械上看的到火光閃爍,營區內相對的也只有國旗被風吹晃動的聲音而已。
應該是這些原因造成了我的這種感覺吧?沒有必要為了探查原因而浪費時間,畢竟感覺已經消失,又沒有困擾我。但感覺雖然消失,卻出現理 智上的疑問,我為了什麼要當兵?只是因為害怕法律的制裁而遵守法律算是原因嗎?我為什麼會自然而然的遵守社會規範不敢違抗?我當兵的這段時間到底作了些什 麼有意義的事?在保衛國家維護憲法嗎?為了維護表面上的公平而浪費了個人的時間?

1330 魏冰下更 一切正常

魏兵值更記錄 (2)

中華民國 87 年 12 月 1 日
0130 魏冰接更 S腰帶X1 綁腿X2 哨子X2 木棍X1 膠盔X1

日子過的真快,所以我在莒光心得寫作簿上面寫著:「很快的又過了一個星期,好像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每天差不多一樣,業務、衛兵、吃飯、睡覺,一下就過去了。」
真正會讓人訝異時光飛逝的,反而是規律不變的生活,也許在站衛兵或者做著枯燥乏味的工作時,覺得時間漫長,但一段時間之後突然回想起來,你會驚訝這麼長的一段生活所留下的記憶,在被大腦自動壓縮之後,居然短到讓你無法相信已經過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了。

不用我說,人類的時間感和記憶之間,必然有很大的關係。

站衛兵的時候,對時間的特別敏感,所以想的都是時間。

在感慨時光飛逝的同時,順便猜猜感覺時光飛逝的原因,才不愧是學自然科學的人。

寫了那一段心得之後,意外的造成了一些「讀者」迴響。讀者投書:
『生活真的是如此嗎?事實上工作上也是可以找到樂趣的,改變自己的心態,別把自己搞成這樣』
                基隆───T先生 (軍人)
『對你業務有好的建議,可以來向隊長講。』
                基隆──── 大雄(軍人)
一雄先生後來還在看報紙的時候,跟我聊了一下,說他看了我那篇之後想了一下,覺得真的這些工作真的每天做的像騾子一樣,他問我有什麼意見,我發覺我很難跟他解釋什麼大腦會自動壓縮記憶用來節省空間之類的事,好的文章應該要能造成讀者共鳴,我覺得我這方面有點困擾。

0230 巡視營區一切正常

雖然第一次站夜更,但是不太累,剛才雖然只睡了三個小時多就來站更了,但感覺上已經睡了好久了,為什麼會這樣?剛才的夢還記憶猶新的, 如果說記憶可以造成時間感,那也許是豐富的夢讓人覺得已經睡了很久了。難道說人類會作夢的原因也在此?如果說沒有夢的話,那感覺睡眠時間很短,會造成睡眠 不足的錯覺,所以,作夢有讓人覺得睡眠充足的心理作用,覺得睡飽了,自然工作就有精神了,所以長期演化的結果,不作夢的人就被天擇掉了。
想到這裡,不禁得意起來,站站衛兵居然還能想出一套作夢的理論。

0330 魏冰下更一切正常

0600 「答滴~~~ 起床 起床」
怎麼這麼快,感覺上只睡了十分鐘而已。雖然記不起來作了什麼夢,但做了不少夢。
我的理論顯然受到了一些挑戰。

魏兵值更記錄 (3)

中華民國 87 年 12 月 3 日
1330 魏冰接更 膠盔X1 木棍X1 S腰帶X1 綁腿X2 哨子X1

一個古老的問題,現在這裡一個小球,兩個位置A和B,現在小球放在A的位置,0.5 秒鐘之後將球由A移動到B,1/4 秒之後再把小球從B移動到A,1/8 秒鐘之後,再把它移到B,以此類推每 2^(-n) 秒將小球的位置切換一次,那一秒鐘之後,小球的位置將在何處。在這一秒鐘之內,小球當然在AB之間來回震盪,但一秒鐘之後,我們不再動小球了,小球應該在 哪裡呢?

有趣的問題,實際做做看不就知道了?

愛因斯坦也許會說,基本上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當接近一秒的時候,小球的速度會超過光速。超過光速會如何?因果律會被破壞,事情會變得難以理解。小球的速度想要維持不超過光速,那A、B勢必要慢慢靠近,一秒鐘之後,A、B重合,問題就不是問題了。

那如果把問題改成一個燈泡,亮1/2 秒,暗1/4秒,亮1/8秒……那一秒鐘之後又如何?可以避開超過光速的問題了吧?燈是亮的還是暗的?

燈總有個開關吧?要設計這樣的實驗免不了要有一些裝置的速度逼近無窮大。這個問題,可能會讓人對於物體速度有極限這件事情有點釋懷吧?也許讓速度任意的快本身就有一些平常不容易發現的邏輯錯誤吧。

那量子力學又怎麼說?對於速度超過光速這件事情在量子力學中倒不是什麼觸犯天條的事情,事情也許很簡單,小球以 50%:50% 的機會分佈在兩點,(當然也有可能遵守其他的機率分佈,散佈在宇宙之中,以兩點以及兩點間的直線之上,機率最高)小球可能在A也可能在B,測量之後才會知 道。

1430 巡視營區 一切正常

這根本就不是物理上的問題,前面的聯想可能造成了一些誤導。一秒鐘之後小球在什麼地方?畫個圖出來就一目了然了,一個在可數個點上不連 續的圖,幾乎處處為直線。不過這只是在現在開始一秒鐘之內的事情而已,而且還不包括一秒鐘之後的那個點。一秒鐘之後的圖該怎麼畫,沒有人知道,在一秒鐘附 近,這個圖已經不可能有一個連續的延伸了。
題目中只說明了一秒中之內的規律,而且這個規律還無法合理的延伸到一秒中之後,所以,硬要想出一秒鐘之後球在何方當然會有困擾。雖然如此,這個問題還是比那個追不到烏龜的問題有趣一點。當然更要比箭飛不到靶的問題有趣。

這三個本質相同的問題問題,知名度似乎和有趣度相反。也許是知名度影響到了有趣度,也許正好反過來。

1530 魏冰下更 一切正常

魏兵值更記錄 (A1)

0330 下更一切正常

踏著輕鬆但是有點僵硬的步伐,下更走回寢室。看著自己的兩隻皮鞋一前一後的向前邁進,突然有了一種熟悉感,耳中也同時響起了一段熟悉的 音樂,是以前玩 pc game 銀河飛將每一個任務結束後帶著僚機飛回母艦時的那段音樂,現在的情緒居然和每次完成任務時的感覺非常的雷同。但熟悉感並不僅止於此。每當下班時 間,在狹窄的巷道會了幾次車之後,順利的開到大樓停車場前,看到警衛揮手示意時,也同樣會聯想到遊戲中相同的場景,幾次會車就有如與敵機的纏鬥 一般,結束任務時的心情總是類似的。這三種不同的記憶就這樣的連結在一起了。

回家的感覺總是輕鬆的(當然也有回家時感覺不輕鬆的時候,但只能說有的時候回家時沒有回家的感覺而已),但並不只有銀河飛將的那一種, 這種感覺只會偶爾發生而已,也因為如此,才容易察覺,也才會互相結合。平常的回家感覺,由於太過於平常了,平常反而注意不到。當兵一個 半月後,總算放了一個夠時間回台北的假,當背著沈重的水兵袋,走著平時不知道走過多少遍的路回家時,感覺似乎和平常沒有什麼不同,好像就是昨天國中放學時 才走過一樣,雖然說明明覺得應該有些不一樣,但又說不出哪裡不一樣。
唯一能確定的,只有輕鬆的心情吧?

魏兵值更記錄 (4)

天氣還不錯,沒有下雨,陽光也不強,站起來還蠻舒服的。一樣又是中午的更,一樣的安靜,不過集合場的旁邊多了一隻大狗,一隻班長的愛犬,綁在一根柱子旁。
那隻狗是一隻大狼犬,看來精力旺盛,而且有點吵,有事沒事的猛叫個不停,而且跑來跑去的。當然,牠能跑來跑去的範圍不大,就是以套在它 脖子上的鍊子的長度為半徑的一個小圓圈而已。每當這隻笨狗奮力想跑出圓圈之時,總是狠狠的被鐵鍊拉回,一被拉回之後,它又似乎更生氣的狂吠。雖然說每次總 是會被鐵鍊猛力拉回,但笨狗總是學不乖,當牠每次想要跑的時候,過去那些經驗對它毫無影響。也許它覺得被鐵鍊卡在脖子上猛扯的滋味不是那麼難受吧?不過我 光是看,就覺得有點不舒服。
可憐的狗,充滿著力量,本該可以自由的奔跑、行動,盡情的做一隻狗該做、想做的事,但卻被鐵鍊完全的限制住了。想想還真是覺得牠可憐,還好我沒有和他一樣的處境。
但真的不一樣嗎?我不是也站在這個衛兵亭上,活動範圍比牠也好不到哪裡去,我可以自由的活動嗎?看起來我的脖子上沒有鍊子,比笨狗自由 很多,但我所以沒有被綁上鍊子,只不過因為我不需要被綁上鐵鍊,就已經被其他理由限制住了。笨狗因為沒有那條看不到的鍊子,所以需要一條看得到的鍊子。
也許就是這樣吧,每個個體都需要一些鍊子,如果天生的鍊子不夠,環境會幫你一直加,直到足夠為止。從最原始的物體速度的極限、壽命的 限制開始,一直到社會規範等。依照環境需要的不同,以及個體間的互動,總會有不同的理由替個體加上不同的鍊子。一條不夠,再加一條,最後往往會比足夠還要 多一點,才能維持穩定。
穩定的代價常常都是進步。依我看來,這隻狗的性格就相當的不成熟,和本來舊有的幾隻半野狗比起來,如同一個被寵壞的小孩:亂叫、排他、亂跑,還咬破了好幾個籃球。
即使是在這樣的環境下,笨狗仍然能尋求較為舒適的生活,至少學乖一點,不要努力想掙脫小圓圈的限制,可免一些皮肉之苦。或者更乖一點, 讓人相信它不會亂跑,這樣雖然多了一個無形的鍊子,但相較之下,自由度還是大一點。人也是一樣,有時想得到更大的空間,卻得到更多的限制,比方說有些人會 被關起來,不就是這樣嗎?
所以,我只好乖乖的站完這兩個小時。

魏兵值更記錄 (5)

班長把自己的狗拿到隊上交給別人養,製造麻煩,令我反感。不過狀況似乎變得更糟,副長也跟進,在隊上養了一隻小狗,兩隻狗一大一小,麻煩加倍。小狗還蠻可愛的,至少一開始是這樣。
綁小狗的鍊子不會比大狗長,但由於狗的體型較小,感覺上不會像大狗那樣可憐。
剛剛才有一個來會客的人跟我說大狗好可憐,看來大狗可憐、小狗可愛,是大家一致的看法。
很可惜的,也許是軍隊環境潛移默化之功,小狗越來越討人厭,開始會沒事亂叫、隨地大小便,而且還會做表面功夫──在副長面前不會亂大便。
小狗有的時候相當愚蠢,雖然鍊子對他夠長,但他常常會繞著柱子轉個一兩圈,使得鍊子長度縮短,以致於他吃不到食物。雖然解決的方法十分簡單,退兩步繞回去就行了,但小狗越是看到食物拿不到,越是用力往前,徒勞無功。沒想到狗的智力竟然無法解決這種問題。
有時看到大狗小狗大小便時,有點生氣的想踢牠們,但踢下之後聽他們發出可憐的叫聲,也不忍心再教訓牠們,畢竟牠們大小便也不是牠們的錯。綁在那個地方那麼久,總會有生理上的需求,牠們也不是自願要被綁住的。看到牠們無奈的眼神,有種虎落平陽的感覺。

魏兵值更記錄 (6)

炎熱的太陽底下,地上一隻不知名的小蟲不太快的速度前進著,不過呢,就我的感覺,應該已經是他速度的極限了。在這麼燙的地板上爬行可能不會太舒服,跟我做伏地挺身時的感覺應該差不多。
這麼匆忙的,要往哪裡去呢?難道說對一隻小蟲來說,也有要緊的事情要去遠處做?他知道他要到哪裡去嗎?還是只是因為太熱,覺得不舒服, 想要換個位置而已?他不知道他前進的方向,只會讓他離陰涼處越來越遠而已,那些看似有智能的小轉彎,只是碰到障礙物的本能。將皮鞋擋在他的前方,他在距離 相當近的地方才感覺到障礙物的存在,轉個方向。又這樣重複了幾次。
一股身為萬物之靈的優越感油然而生,畢竟我們還是不一樣的,今天我往那邊走,自然有我的目的,不會像他一樣目光淺薄,沒有一個目標,碰到眼前的障礙才轉,繞來繞去,不知道在做什麼,只有生存的本能而已。
但我知道我想做什麼嗎?也許我看得比他要遠一點,但每天的所做又有些什麼更遠一點的目標,還不是一樣只是不斷的解決眼前問題而已,靠著本能的想法繞圈而已?
不能再想下去了,這也不是什麼有趣的問題,今天還有另外的任務,要帶實習更。
「你站過幾次實習更了?」公式化的問話。雖然有人覺得站更時有人在旁邊比較不會無聊,但我不太喜歡。通常也不會問名字,因為都有名牌。
「一次,還只有一個小時而已」看起來有點油腔滑調。
「那教過你衛兵怎麼站了嗎?」
「還不簡單,都會了。」
雖然如此,我還是問了一下一些狀況,大致上還不錯。
「學長,我覺得站衛兵沒什麼意義嘛,拿了這些斷木棍,外面的人要進來也擋不住……,站衛兵有什麼用?」有趣了,通常被問的是「學數學有 什麼用」,被問「站衛兵有什麼用」還是第一次。當然他的意思不是真的想知道有什麼用,而是想表達站衛兵沒有什麼用的意思,就像別人問你學數學有什麼用的時 候是一樣的。
的確,能不站當然最好,真的也起不了什麼防護的作用,不過居然嫌木棍不好,後面那些點點點包含了怎麼不換好一點的裝備,這些裝備哪有那麼好換的,才剛換了新的,就被弄斷了,也沒辦法。這些裝備算是我在管的,聽他這麼說當然不能附和他。但,站這衛兵真的有意義嗎?
「我們的大門衛兵不是用來防衛敵人的,是做門禁管制用的,要注意有誰進出入,有不認識的人想進來,要攔一下,檢查證件。」雖然這麼平常 的道理,平常也沒注意過,只是例行公事般的站。還好,畢竟不會被這麼容易的考倒。「而且,上級常常會派人來突破,如果沒檢查就讓他們進來,禁閉七天,少一 個月的輪休。」還是講一點實際的,比較能讓他瞭解。
雖然是討厭的炎熱午後,又有討人厭的實習更在旁,不過比較起來,還是比安官好一點。
站完這次,衛兵生涯就結束了,開始值安官了。嗯,已經好久沒有自己寫值更紀錄了,再寫一次吧,
1530 魏冰下更 一切正常

Catego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