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ptation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一, 8月 11, 2003 with No comments
光從劇名Adaptation有改編以及適應兩種意思,就知道片中準備玩一些把戲了。
一開始主角的喃喃自語,因為創作不順而怨東怨西,想要學些新的東西或有所改變但總在前面加個"Maybe",可以很清楚的看出這個角色的負面個性。裡面最有趣的大概是當他說了 "today is the first day of the rest of my life" 之後馬上接了一句 "I'm a living cliche" 這句話故然是陳腔調,但很明顯的主角並沒有領略這句陳腔濫調的意義,否則他的人生態度也不會這麼負面了,所以他只看出這句陳腔濫調是陳腔濫調。但一句你從來沒有瞭解過的陳腔濫調算不算是陳腔濫調?而最後結局竟然還呼應了這句陳腔濫調。
果不其然,陳腔濫調成了後面的一大主題。一句自問我怎麼會變成這樣後的進化論場景,弄的很漂亮,一方面呼應片名的「適應」,一方面也代表著主角的思考深度。
接下來我們可以看到主角想突破過去那個寫通俗劇本的自我,然後我們看到主角的雙胞胎弟弟。這個雙胞胎弟弟可以看成是作者過去自我的投影、個性的另一面、仰慕的自我形象、反面或者陰影等等,可以從影片中找到不少線索。比方他後來認同了弟弟的創作,代表了他對過去自我的認同。
有趣的對白和前後呼應的場景相當多,看完之後也還覺得有趣,但我不覺得這部電影特別的傑出。
劇中玩弄了後設、顛覆、隱喻、時空交錯等等技巧,但許多地方實在是俗的可以,比方那個作者寫作者寫作者寫....那一段。故然可以視為一種自我嘲諷,事實上,我認為這部片子的主要把戲在於故意使用這類用爛的老技巧,但不管怎樣,我仍然不覺得特別好看。
主要的原因可能在於我對劇中描寫的困境無法認同,主角主要的焦慮來源的不是創作困境,而是負面個性。雖然我能夠瞭解主角的焦慮,但我無法被感動。
而且我也不認為這部片子裡面的把戲玩得特別巧妙,弄了半天老把戲還是老把戲,都恰如其份是沒有錯,但是不特別巧妙,甚至還特意把一部份弄得特別俗氣,不能因為主題是批判老把戲就有了豁免權,因為這還是老把戲。
這些後設、隱喻、時空交錯、顛覆是陳腔濫調,還要你拍部電影來告訴我嗎?
這部電影的問題很簡單,花樣很多,但背後的邏輯不夠深。拿這些花樣把戲來支撐一般不需要太追究邏輯的通俗娛樂片是綽綽有餘的,但是你要耍高深、耍才氣,光
靠這樣的花樣把戲是不夠的。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