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鋼鐵英雄觀後感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一, 7月 01, 2013 with No comments
(可能內含電影以及東野圭吾小說「時生」的情節)
到了我這個年齡,周圍的朋友都有了孩子。問及生下孩子的原因時,所有人的回答都是「順其自然」之類。但我更想知道的,是他們能否在孩子面前自信地問:「作為我們的孩子,你覺得高興嗎?」孩子是否會回以「我非常慶幸有你們這樣的父母」,其實是永遠的謎。我一直想解開這一謎團,這便是《時生》的源頭。——東野圭吾
小孩出生後,就很少進電影院了。上一次進電影院看的是賽德克巴萊。
昨天難得的去看了一場電影。因為很難得進電影院,所以選了應該有很多特效的超人來看。
最後的打鬥的確符合期待。令我意外的是,前半段的情節能打動我,讓我感動。這種感動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回家回想了一陣子後,發覺原來近似於閱讀東野圭吾小說「時生」時的感動。
時生這部小說講的是主角的小孩患有天生疾病,即將去世前,穿越時空回到了主角年輕時,與主角相。
年輕時的父親與兒子經歷了一段旅程後,更加了解對方,而且一同成長了。
主角本身無可避免的有自身的包袱。他是一個從小被遺棄的養子,對自己的生母不諒解。
故事主軸,圍繞著孩子是父母的未來這回事(包含生父母以及養父母)。
「未來不僅僅是明天而已」。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未來包含了父母對於理想的寄託。

有興趣的話,可以找小說來看,或者搜尋一下網路上的書評,因為我的描述過於精簡而且不精確。

從這個角度來看「超人:鋼鐵英雄」的劇情,就很容易了解了(我情節有可能記錯,不過以下是我的理解)。
開頭的一大段,說的就是超人父親 Jor-El 如何將未來寄託於超人(Kar-El) 的故事。
Jor-El 認為有希望、有不同的可能性才有未來。除了象徵極理論意義外,超人的母星也實際上因為超人種族採取僵化的制度而即將滅亡。
很多小朋友會吐 Jor-El 很腦殘的被 Zod 刺死。其實 Jor-El 的未來都已經寄託在隨著小艇出發前往地球的 Kar-El 身上了,他也認為自己和所有這個星球上的人早已死了,所以自己的生命根本不重要了。
打個比方就像是你跟對手下一盤很重要的棋,最後你贏了,把王吃掉,比賽結束。你會在意對手惱羞成怒,翻桌把棋盤砸爛嗎?
這是一個標準的別人笑我太腦殘,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典型範例。
當然 Jor-El 大概沒料到電影為了曾增加緊張氣氛,讓 Zod 命令屬下攻擊小艇,所以其實他還沒有確定成功。不過就算他還活著,也沒有辦法改阻止 Zod 他們,他已經達到他能完成的最好結果了。
電影中多次強調 Jor-El 夫婦認定克里普頓星上的人都已經死了。不是因為星球即將爆炸(後來他跟實際上還活著的 Zod 說過同樣的話),星球爆炸只是一個「果」而已。而是因為他們因為僵化的社會、文化,而失去了希望與未來。
「未來不僅僅是明天而已」。用 Jor-El 的話來講,就是活著不僅僅是活著而已。

另外一個被狂吐的點就是超人的養父 Jonathan Kent 之死。

Jonathan 時常叮嚀 Clark 不要顯露他的能力,因為 the world is not ready.
很多人會覺得你就像正常的超人一樣不就好了?到處救救人,成為超級英雄,大家不就會相信你了?搞什麼悲情捨身救狗,簡直太腦殘了。
其實捨身這件事情,有點像是干將莫邪的捨身煉劍,有種藝術上的必須性。 Jonathan 心中的 Clark 就是將來必有大成的偉大寶劍一樣。原料是有了,但是靈魂還沒有完善。
如同 Jor-El 一樣,Jonathan 也將 Clark 視為未來,自己信念的延續。
Jonathan 問 Clark,難道種種田不也是幫助人嗎?為什麼一定要用超能力來救人?
他的意思並不是要 Clark 待在小鎮一輩子不出去。
他的問題就只是一個問題。 如果 Clark 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無法很有信心、很清楚的回答,那他還沒有準備好。
世界還沒準備好沒錯,但世界永遠也不會準備好。 問題不在於世界是不是準備好了,而是你有沒有準備好面對這個不理想的世界。
可能有人會說,能力那麼強,是要準備個什麼啊。
打個比方,每天能治好一個人的疾病,什麼病都能治好。這能力夠強了吧。但你要怎麼決定哪一個人該活?先不論到時候黑道特務什麼的把你抓走,脅迫你這回事。你先要面對的是自己的良心,我真的選擇了最該幫助的人了嗎?
好吧,你可能會說,這是能力不夠強的緣故。那讓我加強一下你的能力。你每天可以選擇跟以前一樣救一個人,或者救最多十個人,但之後三十天都不能救人。這時候當有人求你多再救一兩個人的時候,之前你可以攤手說抱歉,剛才用掉了,明天請早。現在要怎麼說?因為你還不夠慘,一個月內還會有比你更需要幫助的人的機率是 0.673。
要不要再讓你更強一點,可以選擇一天都不救人,把名額存起來,可以給你利息喔!
能力越強,煩惱會越多。心理如果不夠成熟,最簡單的作法就是完全把良心丟掉,很簡單的訂個價格,一千萬起跳下標,價高者得。 額外名額三億起跳。
對巴士見死不救,也許有點慘忍。但重點倒不是救或不救,而是他是否有辦法承擔自己的決定。


更何況,前面還只是自己內心部份。直到電影最後,軍方都還對他不完全信任。
所以小時候的 Clark 會害怕的把自己關起來,說世界太大了。他的養母給了他不錯的回答,後來牧師也給他不錯的回答。他的養父也以生命做例子,告訴他堅守自己的信念,可以到怎麼樣的地步。但養父不直接給他答案,因為只有他自己去找,才能找到自己的答案、自己的定位(而不是被指定的答案,被指定的角色。不然就像原克利普頓星人一樣了)。
當然很離譜的是, Clark 居然能遇到這種干將莫邪等級的養父母。也許就像時生一樣吧,父母其實也會與小孩一同成長。

雖然情節還是有許多不完美處,深度上,我也比較喜歡「時生」給我的感動,但看的時候,的確能趕受到電影中傳達的情感。
Catego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