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讀書心得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四, 11月 16, 2000 with No comments
(1)
以我目前六十分之三十七的進度來看,比我熟悉《大唐雙龍傳》的人,已經不光是大有人在而已,不過這部小說,倒是蠻有意思的,在我不想重複自己以前逼八一文章的情形下,讀書報告是個不錯的選擇。

到目前為止,我對這本書的評價是相當不錯的,而且就前面二十冊來說,就像書中主角不斷進步一樣,本書內容頗有越寫越好的感覺,所以看到 第一冊覺得平平的人,不妨耐著性子讀下去,將會漸入佳境。不過說到越寫越好這點,倒是一個奇特的現象,因為前面所說的越寫越好,指的主要是寫作技巧這部 分,如果說作者黃易是一個剛出道的新銳作家,這是相當正常的現象,偏偏在寫這本書的時候,黃易早已是相當知名的暢銷作家了,他的其它武俠小說《覆雨翻 雲》、《破碎虛空》、《尋秦記》等更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作品。當然黃易並不以文筆優美見長,但這本書的前幾冊,修辭及敘事手法之粗劣,即使放在一般網路武俠 作品當中(網路武俠有不少是處女作),也只能算是中等水平。舉個例子來說:
「徐子陵苦惱道:『問題是我們不知敵人甚麼時候來,若過早取血,早凝結成硬塊,倘墮海時浮出一塊塊硬的雞血,豈非笑甩別人的大牙嗎﹖』
「寇仲道:『我們可把雞弄暈,這是我們偷雞輩的拿手把戲,偷回來後塞在床底,若敵人還沒有來,便再換另兩隻雞,此法必行。』」
這段情節是描述寇徐兩人準備假死,所以想用雞血代替人血來騙人。但這段對話顯然頗為矛盾,既然把雞弄暈是寇徐這兩個偷雞輩的拿手好戲, 徐子陵只要有中等智慧,就不會問出這樣一個蠢問題,何況徐子陵還是天縱英明之輩。作者的意圖顯然是想表達因為他們兩個是偷雞摸狗之輩,所以有能力把雞弄暈 是很合理的,卻產生了徐子陵笨頭笨腦的副作用。這一個例子,不算是什麼太大的問題,不過以職業小說家的水準,自然有能力改一改對話,把寇仲說的前兩句話放 到旁白中,避開這個問題。但對業餘小說作者來說,無法掌握角色,弄出彆扭的對白,算是一個通病,而像這樣的突兀的對白,在前幾冊之中,屢見不鮮,所以讀來 頗讓人有業餘作品的感覺。
這裡,為了避免產生誤會,再說明一次,接下來的可能還會提到不少本書的缺點,但整體來說,我對這本書的評價很高,拿當代盟主金庸相比亦不遑多讓,在許多方面甚至另創新高。

(2)
根據杜四的說法,前面那個缺點是因為當時黃易一個月要趕三本小說所造成的,雖然我覺得這種基本功應該是職業小說家的本能了,但是一個月趕三本小說的份量,實在很大,許多人可能一個月還不見得看得完份量這麼多的東西,在這種狀況下犯下任何錯誤都是可以理解的。
另外一個特色,就是這本小說的重複性很高,這樣講當然很模糊而抽象,舉個例子,關於聽足音的部分,寇徐兩人發現來人的足音時,不禁駭 然,因為那個人已經在十丈之內了,能在十丈之內才被他們發現的,必定是某某級數以上的高手。形容妓女,用了好幾次「青春煥發、毫無殘花敗柳的氣象」。寇仲 每次看到楚楚,必定想起丟雪球的情景。這類例子不勝枚舉。但比較重要的兩個例子,是美女和練功。美女的部分,一開始登場的傅君婥就已經是光看下額就能確定 是罕見美女的特級美女了,光是這點,就必須要用很大的想像力才能想像出來了,可惜後來美女的上限不斷翻新,像傅君婥的美女,至少在本書中絕不罕見,還不乏 超越這個等級的超級無敵特級美女出現。一開始就把想像利用完的人,後面會很辛苦。更何況這些美女還不乏武功高強之士,這實在是不太合理、也不太有必要的事 情。一個合理的解釋是,黃易是想要隱喻兩位主角年輕力壯、賀爾蒙過剩的情形。至於練功部分,就更是重頭戲了,兩位主角不斷遇到奇遇,作者給了他們好幾次十 多天的空閒時間,每次都讓他們奠定成為一代武學宗師的基礎,雖然可能連主角本身都不知道這些過程對他們的影響,但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發現這點,因為作者總是 很清楚的提醒我們,他們這個機緣有多難得、多重要。這一點看起來有點像是缺點,但其實,這也正是《大唐》優點的關鍵部分:現代感。
(3)
練功和現代感何干?先提一點,以前有一個看法認為,新派之所以新,一方面是由於取法西洋技巧,像古龍就是代表,另一方面就是電影感,有電影的分 鏡感覺。《大唐》的特色之一,就是在兩主角間切換場景,切換的頻率相當頻繁,當然,這也還好是雙龍傳,如果是《邁阿密七小龍》,這種寫法就會讓人頭昏。
但《大唐》超越這個地方的是:電玩感。以楊公寶藏來說,開了一個主開關之後,其它的密門才有可能被打開。這一點,就有點像是玩角色扮 演遊戲,有的時候某些步驟沒有做,先到了後面的場景,結果裡面的電腦人,只會說些莫名其妙不痛不癢的話,直到你解開前面的謎題,這些人才會像是活過來一 樣,做些有意義的事。當然,有的時候真的是有些門必須先啟動一些其它地方的機關才有可能被打開。
至於練功方面就更神似了,除了寇徐兩個主要的角色是基本班底外,常常會有一些其它的角色加入,比方說段玉成等四個手下、跋封寒、侯希 白等等,黃易常常提到的一個名詞「級數」,就是角色扮演遊戲中等級的另外一個說法而已,以戰養戰,正是標準賺取經驗值的方式。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拔封寒和他 們結伴而行的那一段。黃易藉由拔封寒的口中,闡述和級數高的怪物打,經驗值賺得比較快的道理。而跋封寒原本是其它陣營的人物,在某些理由下,加入了寇徐的 隊伍,依照慣例,這一段時間他的經驗值就會和寇徐等人同步成長,寇徐兩人也較容易追上他的等級。他們互相修練的方式,一個主要的方式,就是互相對打,來增 加等級。這一點至少在某些遊戲中,如《皇家棋士團》,也有類似的功能。最神似的地方,莫過於升級時明顯的訊息了,大凡角色扮演遊戲,角色升級時,多少都會 來個明顯的訊息告訴你,而這時最有意思的事,莫過於看看角色的能力增強多少,打以前難打的怪物,現在是不是變得比較輕鬆了,或者來試試新得到魔法效力如 何。《大唐》中,這些特色都找的到,以一般小說的看法來說,黃易在每段練功後,寫他們什麼「在武道追求上又跨出了一大步」之類的話,無疑是有點畫蛇添足, 但如果想成他在提醒我們角色升級了,就相當的合理了。況且每次升級之後,總是有一些情節,不厭其煩的告訴我們,如果不是他們之前某某奇遇、某某修練,現在 一定怎樣怎樣慘了,而他們剛領悟出來的訣竅,一定不用多久就能派上用場,只要用角色扮演遊戲的角度來想,一切都是合理的。
(4)
再說敵人的等級好了,雖然說他們兩人不斷升級,但相對的,敵人也不斷升級,一個明顯的例子,可達志和跋封寒兩個齊名的人物,級數卻相差了一點, 拔封寒隨著寇徐兩人升級的那一段時間,已經被稱為是難能可貴的奇遇了,還外加和氏璧來幫忙,沒想到在他們大幅升級之後,原本和拔封寒齊名的人,居然還是和 寇徐同一等級,難道說他也有碰到什麼同等級的奇遇?那這樣奇遇也不太奇了,如果說沒碰上什麼奇遇,寇徐兩人練武晚了一點,也就算了,拔封寒知道自己碰了那 麼多奇遇也不過如此,大概會羞愧而死。但這在遊戲中倒是很正常的,一個敵人角色出場兩次,會依需要而調整等級是很正常的,畢竟遊戲難度還是要控制的。
至於戰爭場面,什麼糧草、金錢什麼的,大致上也可以看成三國志那類的遊戲,至於神似度就沒有那麼誇張了,不過看某些戰爭的場面,倒是頗有看電玩雜誌上面玩家寫的電玩故事的感覺,也就是,很像在描寫遊戲時的想像世界。
另外一點,就是任務的明確性,這一點,在遊戲裡面很重要,如果目標不明確,遊戲就變得不太好玩了,何況即便有明確的目標,像我這樣程度 的玩家,仍常常在遊戲中迷失方向。比較起來,一般小說中對於任務的指示就沒有遊戲中那麼明確了,但大唐從運鹽開始,故事的每一個步驟任務指示都很明確,我 們可以清楚的察覺到下一步寇徐兩人要完成什麼目標,而且在目標完成時,又會清楚的得到下一步要做什麼的指示,這些任務中,有大任務如刺殺任少名、楊公寶 藏、運鹽、一些戰爭等等,也有打打小流氓保護百姓的小任務調劑。在加上主角長期被追殺,敵人三不五時的冒出來找麻煩,雖然不是很難應付,但是很討厭,在和 角色扮演遊戲中採地雷一樣冒出的敵人,頗為神似。
所以說,電玩感可以說是《大唐》的特色之一。可以說,《大唐》不需要多大的更動,就能改編成為遊戲。
(5)
在來就是和《鹿鼎記》的比較,這算是《大唐》成功的另外一點。《鹿鼎記》被視為金庸成就最高的小說之一,如果能從這個做基礎改良成新的作品,是 一個不錯的構想。《鹿鼎記》的特點之一是和歷史巧妙的結合,市井之輩韋小寶因緣巧合親身參與並且影響各項歷史事件,讀來頗有一快人心之感。這種小人物做大 事的基調,正是《鹿鼎記》成功的一大原因。但是,韋小寶武功之爛,對於讀武俠小說的人來說,無疑是一種遺憾,黃易在《大唐》中,保留了《鹿鼎記》的特點, 但讓兩個主角身懷絕技。這一點,其實是相當困難的,如果主角是武林高手,即使參與事件,也沒有市井小民影響歷史的樂趣。
一開始,兩個主角的確是市井小民,而且沒有武功,武功是後來逐步變強的,但是呢,黃易又設定兩人的功夫來自長生訣,功夫怪異,把許多 他們影響歷史事件有關的技術問題解決掉。這樣,就達成了這個效果。但是慢慢的,他們武功總是會進步,沒有幾集,趣味就消失了,怎麼辦?黃易的解法是,由於 他們無師自通,所以不知道自己武功已經不錯了,在心態上,仍然自以為是小混混,這樣又撐了幾集。但紙包不住火,慢慢的,連他們自己都知道自己武功高強,所 以呢,黃易又把場景的等級調高,讓他們的武功相對來說,算是不高。但很快的,他們武功已經成了一流高手了,又成了全國性的知名人物,這時,人皮面具、易容 術就成了黃易的解決方案了,這樣,戴上人皮面具的寇徐兩人,還是能製造一些小人物立大功的趣味。不過,至此已經走入末路了,兩人已經成為有頭有臉的人物, 即使戴上面具,此間趣味已大不相同了。
(6)
愛情也在《大唐》中佔了相當不少的篇幅,但當然,畢竟不是大唐愛情故事,所以,一則不是故事中最重要的情節,二則要求的標準也不能太高。
先指出一個重複發生的情節:美女某某一出現,立即吸引了在場眾男士的目光,甚至紛紛大獻殷勤,唯獨主角因為某些原因,沒有這樣做,保持平常心,反而令美女產生好奇,進而產生好感。
這樣的情節,不僅在《大唐》中出現了幾次,破碎虛空中至少也有一次,在黃易的一些科幻作品中,也有過。當然主角能保有平常心的原因很 多,比方說他的科幻作品中,主角是情場超級老手,早就看慣了,不會大驚小怪,傳鷹有超人一等的修為,徐子陵是因為練功而淡薄男女之情,寇仲看到美女聯想到 失戀,心情就不好。不論理由是什麼,最後總能引起美女芳心大動。可以想見的,這大概就是黃易的戀愛觀了,這種情節相當有點中國古典小說的影子。
另外一個重點就是寇仲和徐子陵兩位主角的感情生活了。以寇仲來說,他生活的重心是事業,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但卻也時時刻刻在想著愛 情和性,這也就是他一空閒下來,從事的休閒生活就是逛青樓,三不五時的又回想到和楚楚丟雪球的情節的原因。不過多數時候,一旦需要在事業或愛情中間做選擇 之時,最後的勝利者還是事業,雖然,他的心中還是會掙扎,但最後忍痛犧牲的還是愛情。由於美女出現的頻率頗高,他需要的忍功不小。
從這點來看,寇仲算是很普通的,沒有什麼值得一題的,最多是他的建國大夢給了他一個很好的分手藉口而已。一個給自己的藉口。但徐子陵就複雜多了。
(7)
表面上,徐子陵是因為修道的緣故,淡薄男女情愛,很單純,但實際上卻可以看出黃易有意無意的一些特別的描寫。首先就大前提來說,徐子陵的修道, 其實是練長生訣而起的,簡單的說,他因為練功而導致性慾降低,在武俠世界中有著絕對影響力的金庸,筆下的葵花寶典,有相同的功效,當然,這一點關連相當的 含糊,光是這一點不能說明什麼。不過讓我們來細數曾讓徐子陵動情的女人吧,傅君婥、素素、石青璇和師妃暄。他叫傅君婥娘,叫素素姊姊,而師妃暄則是尼姑, 除了石青璇外,讓他產生感情的,不是當成親屬關係,就是尼姑,以黃易筆下美女出現的頻率來說,徐子陵的這個選擇,似乎已經有統計上的顯著意義了,黃易頗有 暗示徐子陵有點傾向喜歡特別一點的關係。
另外一個更明顯的部分,就是他和寇仲之間的關係,這一點的暗示就更多了。就兩人的外型來看,一粗獷,一斯文,而且形影不分。當寇仲跑 去王世充那裡,兩人暫時分開之時,其實也沒有幾天,但徐子陵極為不適應沒有寇仲的日子,三不五時的想去和寇仲會合。小陵仲的兩個父親是寇徐兩人。徐子陵在 違反自己個性的情形下,幫寇仲奔波,但又希望寇仲的建國大夢無望,兩人才能在一起,而徐子陵淡薄的只是「男女」之間的感情。兩人修練的氣功,雖然同源,但 一陰一陽,練功的方法是徐把氣全部輸入的寇的體內,寇再把氣輸到徐的體內。
當然,這些了不起就是暗示,要不然也能以朋友這一點來解釋。不過,四十三集這一本中,出現了一個相當明顯的暗示:「正如他是師妃暄 『劍心通明』的破綻,寇仲的生死亦可破掉他的井中月。」這裡的他,指得就是徐子陵,讀過這本書的人,應當明白,破綻指的是什麼,之前提到師妃暄劍心通明破 綻,拿的也是石之軒不死印的破綻作比喻。石之軒不死印的破綻是他心愛的女人,師妃暄「劍心通明」的破綻,是她愛的徐子陵,而徐子陵井中月的破綻是寇仲。稍 後,師妃暄在石之軒和祝玉研決戰中,差點要死在祝玉研同歸於盡的天魔大法之時,徐子陵可沒有想到什麼破綻不破綻的,依然生龍活虎的把師妃暄救走。
如果最後的結局變成寇徐兩人帶著小陵仲白頭偕老,也不能說沒有伏筆。
Categorie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