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五, 11月 10, 2000 with No comments

新世紀預言系列的前言
「地球上現存的六十億人口,百分之九十七以上會在新世紀來臨後死亡。」              ——新世紀預言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過後,恐怖大王似乎並沒有像諾史特達姆斯的『諸世紀』的預言所說的,從空中降臨,當然更不知道他會讓哪個惡魔之子甦醒了。一時之間,這部舉世聞名,甚至可以說是獨步全球的預言書似乎就此破功了。
當然,不同意諾氏預言的的人,也不在少數,比方說一些民族主義者,可能就對『諸世紀』獨步全球這個說法不以為然,畢竟推背圖和燒餅歌也不容小覷。另外,像是逼八一一千,也正是一個基於一九九九年不會發生天大不得了的災禍這個理念而實行的計畫。
當然細看諾氏的預言,基本上一九九九年七月,只是說明恐怖大王從天上降臨,惡魔之子甦醒,老實說,也沒有明白指出一定會有什麼災禍會立 即發生,這一點,我絕對可以接受。問題只是在於早幾年那些相信預言的人,總是言之鑿鑿的暗示明說恐怖大王是什麼,會發生什麼災禍之類的言論,似乎頗為篤定 一定會有些災禍,倒是九九年一過,其它的解釋又抬頭了。
總而言之,當你要相信的時候,總是有辦法相信的。
新世紀核四預言
早在宋代,著名的詞人蘇東坡,就曾在他的〈水調歌頭〉中指出:「核四在人間」,並且提出的勸勉「不應有恨,核四長向別時圓」,當然,不 應有恨這句話我們明白是說,面對核四問題時,應該有理性態度,就事論事,不要抱有仇恨的情緒,但長向別時圓就比較難解了,還好,後面有提出說明,「人有悲 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意在暗指人有旦夕禍福,核四這種事情還是小心一點的好,「此事古難全」,也就是說,現在算是古代,技術還不成熟,所以難以兩全其 美,那我們應該怎麼樣呢?他說:「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他還是希望以安全為優先考慮。個人認為蘇軾高明之處,在於婉轉的提出自己的看法,尊重我們的 決定,他一面提出如此精準的預言,如果又一面過於明白的提出他的看法,那後人驚於準確預言之餘,必然全盤接受他的想法,這樣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反而不 好。畢竟,決定還是要自己做的。
至於要如何做決定呢?文天祥說的很清楚了:「讀聖賢書,所學核四」,也就是說,我們一定要先搞清楚核四各方面技術細節,才能合理的判 斷核四問題,但清朝有人持反對的意見,說「核四亂翻書」,看那麼多書有什麼用,你翻你的書,我也有我的書可翻,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誰知道誰是對的?核四 的反應爐可不認識字的。這種說法,也有他的道理。
那蘇軾又是什麼看法?他覺得應該要「人聲到處知核四」,翻成白話就是,有人聲所到的地方,就應該要知道核四的問題,也就是說,大家不妨各陳己見,廣泛討論,集思廣益。
引述《楞嚴經》作結尾:「若因色生,空無色時,汝識應滅,云核四知是虛空性。」
Catego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