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斷掉的日子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五, 5月 05, 2000 with No comments
出一個不太想出的公差的時候,一不小心,把腿給扭傷了,之後的一個多月,就成了傷兵了。

  雖然美其名是因公受傷,但其實是在下卡車的時候摔傷的,連目的地都還沒看到。痛當然是蠻痛的,但也還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不想出的公差倒是真的不用出了。

  接下來的幾天,慢慢的,手腳上的傷也越來越嚴重,足以影響行動,順理成章的成了全休的傷兵。平日當然不需要派工,不過呢,既然是傷兵, 也不太可能隨意外出走動。頭幾天,傷勢當然是足以影響行動,手腳痛,加上無聊,最多只能看看書,聽聽音樂,有點得不償失。不過之後,情勢就為之逆轉了,雖 然仍然是傷兵,不太可能請外出假,但至少行動較為方便了,手腳也不那麼痛了,拿出 notebook 來,也不會覺得無聊了,雖然不太容易出去洽公,但也不用無聊的派工,不用值更,不用出公差,睡的多,還算划得來。

  如果能就這樣到退伍,也不錯,不過這種日子,當然有他一定的期限,那就是傷一好,自然就結束了。

  問題就來了,傷什麼時候會好?醫生說,兩個星期以上。的確,兩個星期之後,傷勢的確好很多了,但也不能說是好了,因為是扭傷,總還是有 感覺怪怪的。又過了幾天,走起來也沒問題了,但還是有時候會有一點痛,這樣到底算是好了沒,就這樣,傷是否好的標準,就得由我自行判斷了。

  雖然已經覺得並無大礙了,但只要一說好了,搞不好哪天又派個三四十個公差,又會派到我,到時候一不小心說不定又會傷得更嚴重,更不用說派工的時候走來走去,會把傷變成慢性的。只好心一橫,說沒好了。

  但是說沒好,別人就倒楣了,安官就那麼幾個人,本來更就很多,我不值更,變成只有三個人在輪流值更的狀況,辦公室的業務原來是兩個人做,變成一個人做,增加的份量就不用說了。況且,這個單位,不乏腳受傷的傷兵,骨折什麼的也不少,我的全休的時間當然也不能長的太誇張。

  就這樣,原本傷癒如何,一種客觀性的標準,就成了需要權衡局勢的主觀判斷了。這有什麼辦法,軍隊要求的就是一個簡單的二分法答案:好了,還是沒有。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