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明多點觸控的故事 (二)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一, 1月 14, 2013 with No comments
 圖片來源: Kerri Lee Smith CC-BY-NC-SA 授權
史提夫接受建議,在長假中找公司的心理醫生聊聊。
醫生認為史提夫是因為工作壓力過大,因逃避產生的幻想症併發記憶障礙。由於史提夫的人格特質偏向理性,加上只有小部分的記憶與現實不符,醫生認為只要史提夫放鬆心情,就能利用理智和大致上正確的記憶修復錯誤的那一部分。
「史提夫,你現在日常生活還好吧?」
「 沒有什麼問題,只是我還是很確信人類本來應該有十隻指頭的。也許我穿越了平行世界,也許世界突然發生了某種異變。」
「好吧,但是你怎麼解釋你現在可以熟練的用你的爪子應付日常生活呢?像是使用餐具這些。」
「這我有想過。不過假設我穿越了平行世界或者全世界整個異變了,那這種區區小事情應該也不足為期奇吧!」
典型的理智型人格的病人沒錯,總是能找到一套說法。醫生心裡想。
「好吧,但你在你原來的世界裡,不管是平行宇宙還是變異前的正常世界,總還是有餐具吧?」
「當然。」
「如果人類有指頭的話,為什麼還要餐具?用叉子總沒有手指方便吧?或者像是東方人用的筷子,如果有手指,根本不需要發明用來模仿手指的筷子吧?」
這才是醫生的目的。理智型人格的病人,往往思考深度很深,很快能把事情合理化,自有一套似是而非的邏輯。但常見缺點是過於專注,缺乏思考廣度(事實上,醫生猜測史提夫工作壓力的來源,就是因為缺乏橫向思考力,所以較難跟上老闆回來後公司重視創意的要求)。
所以醫生在表面上的問題後面,藏著真正想問的問題。理智型人格的病人,往往會來不及轉換思考方向,掉入陷阱,這樣就有介入的空間了。
就在這個空間,醫生心裡想。
史提夫想了想,說:「如果食物太燙,光用手就不行,這時就需要餐具。」
醫生笑說:「如果食物燙到你不能用手指拿,放到嘴裡也會燙到吧!你為什麼會想把它放到嘴巴裡呢?你根本不需要拿太燙的食物。你總有用餐具拿食物放入嘴中,發現太燙的經驗吧?如果可以用手指試,這種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史提夫楞了一下,想說應該是嘴巴和食道比較不怕燙吧?不過還是沒說出口,因為這種講法怎麼想也都覺得有點怪怪的。
醫生繼續施力。
「所以,如果人類有手指,我根本想不到有什麼理由會需要餐具。事實上,如果人類有手指,我們根本不會有任何工具
「你應該還記得學校學過人類之所以會進化成智慧生物,發明複雜工具,但是猩猩卻沒有辦法的原因吧?
「那就是因為猩猩有手指,根本不需要太複雜的工具。
「跟其他動物比起來,人類跑不快、跳不高、力氣小,又不像猴子、猩猩有靈巧的手指,但人類還是萬物之靈,因為我們能發明靈巧的工具。」
史提夫想了想,小學時,好像真有聽過那樣的說法。不然,怎麼解釋其他猩猩沒有繼續進化成人?
但他也同時想起另外一種說法。
史提夫問:「那你怎麼解釋十進制的由來,不是因為我們有十隻手指才有十進制嗎?」
醫生看了他一眼說:「當然也有這種說法,說我們的十進制是源於猿猴演化脈絡,因為智猿的數字概念比智貓強,所以我們的數字系統是依據智猿的手指數而制定的。不過,我們這樣說好了,先請你自己用手數數一下好了。」
史提夫答應,伸出手來。他伸出第一個爪子數「一」。
第二個爪子數「二」。
然後第三個爪子數「三」、第四個爪子數「四」。
然後,好像熟練做過千百次的自然反應一樣,四個爪子不由自主的縮了回去,剩下帶有細毛的肉掌,嘴巴喊出五。
接著伸出另外一隻手,伸出爪子數出六、七、八、九。接著爪子全部收回,只留下兩隻肉掌,數十。
醫生說:「所以我們平常用筆計數也一樣啊,先畫四條直線,然後一條斜線刪去。你原來的平行世界難道是畫五畫嘛?」(註:這是洋人計數的方式,我們是畫正字。)
史提夫回答:「也是一樣的,四直線,一斜線。
醫生說:「難道你不會覺得奇怪嘛?」
史提夫:「沒想過這個問題。」
醫生繼續說:「所以除了少部分純猿演化派的偏執狂外,多數人不會執著於智猿有十隻手指這個數字上的巧合。
「而且你回憶一下,羅馬數字的來源是什麼?最原始的記號不就是利用 I, II, III, IIII 用來代表爪子數數,然後 V 代表手掌。VI, VII 代表一個手掌配上爪子,X 當然就是兩個手掌。
(註:Vendito 是拉丁文手掌抓物的意思)
「除此之外,現代的算盤、古代中國的算籌符號,也都可以看到爪子計數法的痕跡。
(註:比方算籌的九是
「更早的時候,也有人用兩手一腳的十二隻爪子來計數(總要留一隻腳站),所以我們也有許多十二進制的遺跡。如時間,還有 eleven, twelve 這種不規律的數字命名法都是。當然,從人類開始穿鞋子後,就慢慢比較少用了
「中國也有人只用兩隻手八隻爪子來數,創造了所謂的八卦。
「純猿假設法完全無法說明這些事情,這也是純猿假設被否定的理由之一,當然,也許你們原來的平行世界沒有這些其他的數字系統遺跡?」
「呃…也是一樣有的。」史提夫試著回想是否有其他對於十二進位起源的「合理」解釋,但是一下子想不出來。
「喔對了,既然談到演化論這個話題,你原來的世界有人會因為宗教的理由排斥演化論嘛?」醫生問。
「這點應該也是一樣,有些州甚至規定教學時,要把智慧創造論和演化論放在同等的地位。」史提夫回答,雖然現在他對自己的記憶也有點不確定了。
「但是和演化論比起來,智慧創造論明顯漏洞百出,為什麼還有人會堅持否定演化論?」
「我也不是很能理解他們的想法,大概有些人就是比較不理性吧!」史提夫說。
「我倒是可以理解。畢竟人類是目前已知唯一的多源演化物種,想來的確是有點突兀和湊巧。所以我可以理解某些宗教狂熱者的想法。
「我不能理解的是,在你原來的平行世界,完全沒有多源演化的問題,為什麼還是有人不相信演化論。
「一點也不合理。」醫生用略帶強調的語氣說。
史提夫其實也有一樣的想法,他無法否認,他記憶中的「正常」世界,隱藏著讓人不安的不合理。
事實上,在他還有十隻指頭的時候,就一直有這種違合感了。
難道說,過去他一直活在幻想中嗎?
說到底,一切都是從那個該死的多點觸控計畫開始的。當初老闆跟對手餐聚時,老毛病發作,脫口說別人的平板根本是垃圾,自己可以弄更好的東西。所以回來後要下面研發革命性、人性的平板介面。
自己想到多點觸控這個點子時,當然很興奮,但為什麼自己要獨自研發這個構想?怕被搶功?這本來該是如同滑鼠般的使用者介面革命啊!
說到滑鼠。為什麼當時公司要推出單鍵滑鼠?而且還被視為 UI 的典範。假如我們有手指的話,明明多幾鍵更方便不是嗎?
史提夫對自己的想法感到害怕。
想起之前同事嘲笑他時也提到的,如果我們有手指,用鍵盤就好了,哪裡還需要滑鼠。
不過追根究柢,最早的滑鼠造型方方正正的,像個盒子,一點都不像老鼠。
難道不就是因為代表著對「貓掌」友善,適合用貓爪來抓,才被稱為是滑鼠嘛?
史提夫想,醫生應該會這樣說吧。

醫生看著發呆的史提夫,知道他的療法起了效果。只要提點一下,大腦的理性邏輯會自動修復幻想所造成的不合理記憶。
「時間到了」醫生說。
「你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回去好好放鬆,多休息就行了。不用想太多。」
史提夫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喔,對了,突然想到。」
醫生問。
「你原來的平行世界中,埃及沒有獅身人面像吧?還是說根本沒有埃及?」
Catego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