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Linus、飛機失火到魔法老師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日, 9月 30, 2012 with 2 comments
圖片來源 Matt Cunnelly
最近在 Linux 的作者 Linus Torvalds ,因"飛機最大的問題就是窗戶打不開"的言論,在 Goolge+ 上罵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為「他媽的腦殘」 "He really seems to be a f*cking moron." 隔天又馬上在 Google+ 上改口說道:「他好像是開玩笑的」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的是,即使像是 Linus 這樣,邏輯思考能力足以開發作業系統,分析能力足以在龐大程式碼找出 Bug 的人,在某些時候,一樣會被媒體誤導。畢竟有時因媒體的特性,部份資訊會無可避免的遺失(比方文字資訊不容易傳達語氣)。更別說有時有些資訊來源是別有目的的。
最近有所謂照南國小魔法老師七朵花事件。這中間誰對誰錯不是本文的重點。重點是,這裡面有黑函,還有黑函 2.0。

黑函也是一種資訊,只不過是一種消息來源不明確的資訊。消息來不明確,不見得資訊就不能用。比方如果有個不明來源的資訊,利用基礎的數論,在一張 A4 紙的空間上證明了 Fermat's Last Theorem,每個懂數學的人都可以直接驗證這個證明是否正確。如果正確,那這個證明真的是有意義的。資訊來源是否匿名,就不是那麼重要。但如果這張 A4 紙上同時宣稱這是 Fermat 當年沒有寫下的證明,我們雖然可以判斷裡面的數學手法和工具是否符合 Fermat 的風格,但相對來說比較難證實這件事。有消息來源,至少還能找到作者,也許還能確認他手上是否真的有當年的手稿。

這次會造成家長連署,進而會需要讓校長讓調班的事件,起因應該是黑函和口語(所謂的七朵花在苗栗風評很差,懶人包中也有提到)。
很多時候,匿名資訊代表著發布資訊者不願意為這個資訊負責。
這是黑函可怕的地方,大多數人並不在意消息怎麼來的。不是沒注意到而已,而是根本不在意。因為大多數人沒有 Linus 邏輯能力、分析能力,還有自省能力。
 不過更可怕的是黑函 2.0 。這次事件讓絕大多數人氣憤的,是那個七朵花在會議中對長官態度惡劣的 youtube 影片。絕大多數人不關心的是,該影片的上傳者,是一個註冊不到一天的人上傳的,而且用了個 Chen Charly 這樣不知道是誰的名字。

黑函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居然有效。
日常生活中,充斥著不明來源的「黑函」。吃什麼樣的食物才健康,什麼東西有電磁波會致癌,還有某某某的性愛光碟。
可怕的是它居然有效。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