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Friends (續2)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六, 8月 02, 2008 with No comments

上野樹里飾演的岸本瑠可是劇中另一個重要角色。她的心理問題是性別認同問題。宗佑的病是理智與暴力慾望之間的矛盾,理智上他了解不該、不能用暴力解決問題,但卻無法克制這個衝動。而瑠可則是生理女性,但是心理上卻自認為是男性,因而產生衝突。除此之外,都屬於正常人。

另一個要角小武也類似。小武由於幼年時的陰影,恐懼與女性肉體接觸。如果他的性向是喜歡男性,那他就是一個正常的同性戀。但偏偏他除了那個恐懼外,是標準的異性戀。他因為不願提及年幼的陰影以及恐懼女性肉體接觸這件事情,所以需要解釋的時候,常偽裝成同性戀。

相較起來,美知留的問題要小些。她沒有那麼根本性的衝突。她一開始是打算一心一意的救贖宗佑。雖然她也許原本沒料到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但她其實幾乎是不惜犧牲她的一切來拯救宗佑的。這當然是浪漫的設定,但劇中表現的是除了瑠可外,她可以做所有讓步。可能很痛苦,但她可以讓步。

而宗佑說得沒錯,Share House 的人改變她了。接觸舊友瑠可及 Share House 的其他人之後,因為瑠可對美知留的重要性,足以和宗佑相比,美知留聽從朋友建議,多為自己想了一點,也同時開始多關心了這些新朋友。這時,救贖宗佑的願望,就和保有 Share House 的幸福產生了衝突。不過這個衝突本身也許體現了人性內在的一些衝突,但相較之下,沒有那麼異常。

Share House 航空公司二人組也有各自問題,也有著內心慾望、客觀環境之間的不協調。但相比之下,他們代表著「正常人」的矛盾與心理衝突。本質上其實類似,只因是大多數人都有的困擾,受到的心理壓力比較小。

劇情安排小武的不排斥與男人心的瑠可肢體接觸,而男人心的瑠可則喜歡美知留。而最後結局的另類家庭收場,象徵著協調。瑠可、小武、甚至美知留,都還保有原來的心病與衝突,但藉由「非正常」的家庭組織,這些衝突得到協調,因此能幸福的生活下去。非正常的組織結構,最大的困擾是外在的異樣眼光。但從內在來看,和正常家庭追求協調的目標與目的是一致的。唯一的問題只不過是,由於非正常的東西由於數量少,結構穩定性還有帶時間檢驗。但話又說回來,所謂的正常家庭組織,在現在環境變化那麼快,真的還有這個優勢嗎?離婚率不是高得可怕嗎?一般所謂正常與否,還是取決於旁人的異樣眼光吧。

別人跟你活的方式不一樣、喜好目標不同,所以呢?一個正常的人,有過異於常人的生活經驗後,他成為一個有特別的人?還是一個生病的正常人?

和充氣娃娃之戀不同理念的結局。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