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細胞假設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三, 8月 02, 2000 with No comments
生物的可能性是相當多的,雖然大多數的人都知道這一點,但很多情形下,我們仍然會發出類似「地球上竟然有這樣的生物」這種感慨。

比方說,有些生物繁殖的方式,就和我們所熟知人類繁殖方式完全不同,它們能在極端惡劣的條件下,取得穩定的生存機率。也有些生物,能在 極端惡劣的條件下生存,對於我們宣稱的生命三要素──陽光、空氣、水,從這些生物的眼光來看,無疑是無知而可笑的,因為,它們可以依賴鐵鏽而生存,完全不 需要空氣和水,陽光也完全沒有必要,它們依靠熱來提供能源。它們能在極高的溫度下生活,也能在極低的溫度下生存。甚至能在可以殺死大多數生物的強酸中,發 現存活的微生物。
以下是一個有關單細胞生物的假設。
前面提過,有些單細胞生物,能在及惡劣的情況下生活,相較於人類這種高等生物,他們無疑是十分原始的,但偏偏事情就是這樣,構造精巧複 雜的昂貴產品,往往不如構造簡單的耐用。他們遠在地球還不適合人類居住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了,在地球不適合人類生存之後,也能存活一段時間。
雖然說構造有簡單和複雜的分別,但依照目前的科學來看,基本上,人類以及其他高等動植物的直系遠組,就是由這類構造簡單的單細胞生物演化而來的。這些單細胞生物結構中,也有包含遺傳物質。
未來,總有一天,不管人類破壞不破壞環境,地球終將不再適合人類生存,但這並不是說「所以我們破壞環境沒關係」。事實上,我後面要表達的意思,剛好是說,很有關係。
當這一天到來的時候,那些單細胞生物,並不會害怕,因為,對他們來說,現在的環境不見得會比那一天更好。那我們人類怎麼辦?有錢人可以建避難處度過餘生,但生物畢竟是要繁殖的,我們會這樣就放棄了嗎?我們可是演化了很久才出來的產物。
我們開始做一個假設,到了那個時候,人類一定會想辦法延續人類的繁衍。有什麼辦法呢?改造人類的基因來適合環境?這也是一個辦法,但是如果地球爆炸,或者有一段很長的核子冬天呢?
我們可以到外太空找個合適的地方生存。這的確是個好辦法,如果辦得到的話。由於光速的限制,想要自由自在的星際旅行,至少是相當困難 的。一個想法是,讓人進入冬眠狀態,利用太空船送到遠方星球。不過呢,問題一是想在宇宙中找到合適的家,無異是大海撈針。另外一個問題,想要做出構造精 良、能夠發現適合人居的星球的高科技複雜太空船,同時堅固耐用、經得起數萬年長途旅行,相當難做,更不要說多做幾台、多裝幾個人來增加成功率了。
好吧,科技一日千里,也許我們有可能做出可以一試的太空船。
但是,為了增加成功的可能,我們要尋找的星球,可能不會那麼理想,氣溫負八十度到六十度之間,只有少許的水,空氣有點綠色的星球。我們的後代,很可能在醒來之後,直接自殺了。
我們還是有解決的方式了,我們仍然有生物的本能,那時候,科學家可以利用高超的遺傳學和生化技術,設計出帶有人類遺傳資訊的單細胞生 物,這種生物,能夠在非常惡劣的環境下生存,即使地球成了一個充滿岩漿的火球,或者經歷漫長的核子冬天,他們仍然能夠撐過,甚至在這些惡劣的環境下,慢慢 進化成適應環境的生物。由於我們的科學家,已經做了特殊遺傳密碼設計,演化方向將會朝著人類的方向變化,這樣的單細胞生物,由於已經帶有前車之鑑的遺傳訊 息,將會快速的變成人類,正確的說,應該是變成可以適應那種特別環境的版本。
就算地球完蛋了,同樣的,利用簡單的機械,甚至只要一些帶有鐵鏽的石頭就行了,帶著這些單細胞生物到太空旅行,只要這些單細胞到達還算可以的星球,就能迅速的產生各式各樣的動植物,最後出現特殊版本的人類。
但,這些人類,他們真的算是人類嗎?他們知道自己是人類嗎?要如何讓他們知道自己是人類?這的確是最困難的問題了。
也許,能夠讓他們進化到某一個程度後,自然而然的,頭腦中就會跳出我們這些遠祖傳遞給他們的訊息。在他們能完整接收訊息之前,他們的腦中已經慢慢的出現了一些景象,由於這些前車之鑑遺留的資訊,他們可以用較快的速度發展和現在人類類似的文明和科技。
也有可能,我們同時也可以發出一大堆時間膠囊放在太空中,等到他們科技夠進步,自然能解讀這些訊息。
這的確是可行的,只要人類不要在自己發展出這些技術前,先把地球毀了。
從某種角度上來看,這也是一種奇特的生物繁殖方式,就像有些魚類會把大量的卵散布在海中一樣。也有一些生物,會在不同的環境下,有不同的繁殖方式。如果這真的是一種繁殖的方式,那我們很有可能不是繁殖的第一代,不會那麼巧,剛好是第一代吧?
如果不是第一代,那我們要不然是地球上曾經生存的高等生物後代,要不然就是外星高等生物的後代了。我們的腦中,可能也存有我們遠祖的一些遺跡,那些讓我們自己都不敢相信、快速發展的人類文明,也要謝謝我們不知名的遠祖──他們不知道努力多久才留給我們的。
如果要寫得更科幻一點,那些充滿創造力的偉大發明家、科學家、藝術家,可能是對於遠祖遺產恢復較多記憶的人。
也有可能,等我們再進化一點,就會發現遠祖要給我們的訊息了。
最後,技術上要提醒一下的,如果這個假設的繁殖方式合乎天理的話,人類對於遠古生化科技的記憶,應該要能比製造垃圾的記憶更快恢復才行。

Catego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