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災第十天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六, 10月 02, 1999 with No comments
自九二一震災至今已經十天了,五級左右的餘震仍然不斷,但災區外的生活似乎已經沒有太大的不同了。

  十天之後,身為半個局外人,記錄一下自己的觀察。

  地震發生時,人在睡夢中,由於睡得不錯,除了晚上似有若無記憶不清的模糊混亂外,一開使有意識的察覺到的是由於沒電,起床廣播改由人喊 了,由於沒電,也不可能看電視新聞,只能慢慢的由一些不太可靠的口耳相傳消息中,得知晚上發生過地震,好像死傷了一些人。事實上,除了停電以外,整個營區 也沒有什麼異樣,由於值安官,反而慶幸難得的清閒,本來事情最多的 08~16 更,由於停電的緣故,變成沒有什麼事情,況且這更是幫別人站的,將來別人還要還我。

  接到一通家裡的電話,大致瞭解好像有點嚴重,也大致瞭解震央離台北有段距離,自己反應也有點慢,所以還以為和全台大停電一樣的程度而 已。直到十一點多,才聽到死亡七八百,一千一之類的數字,聽到這樣的數字,有點不敢相信,就算這是受傷人數,也是一個很大的數字了。至此,才意識到此次震 災的嚴重性。

  下午三點半下更後,般了一台 P250 抽水泵,將水抽到頂樓水塔,避免水庫停水,光是啟動這台機器就花了一兩個小時才完成,雖然是所謂的國防用戶,但電要停到何時,仍然不知道。傍晚時收聽廣 播,逐漸瞭解到災情之慘重,前所未見,想像災區狀況,滿目瘡痍,隊上目前住災區的人不多,之前有一些,大多退伍了,只有一個學弟家住台中,一直到傍晚,還 聯絡不到家裡,他的憂心,溢於言表。

  隔天看到報紙上的景象,更加讓人感到難過,看到一些偷工減料的建材,不免想到台灣人的守法觀念薄弱,到最後是不是害了自己,許多在 某種程度下被默許的違法行為,(或不道德行為),看似對別人影響不大,對自己又很有好處,往往在想不到的地方反撲。在忿對貪官奸商之時,是否檢視自己也曾 覺得犯點不容易被抓到的小法是理直氣壯的?

  幾天下來,雖然新聞中反覆的報導一些所謂的奇蹟,但越是報導生還者,也就越顯得生還者的稀少。死傷數字仍然不斷的增加。

  另一個報導的重點在於政府救援的缺憾上,多方怪罪於政府的無力。當兵以來,除了體力上的增進外,最大的收穫在於實際體認官僚體系的無 能,在層層節制的公家體系中,有著官大學問大的傳統,各級長官也都有自己的各級長官,公家機關反應慢是正常的。總統和災民的互罵,成了點綴。中秋節烤肉活 動照常舉行,說實話也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烤肉,

  也有一些人覺得說不如把錢捐出去,不過也沒有人真的去建議,上面的長官自然也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事實上,全基隆地區的軍營當天晚上都在烤肉。

  捐款也是一樣,捐得少也就算了,至少比沒捐要好,軍官中居然還有拿了兩張外幣(一張馬來西亞,一張美金)來捐的,不知道在做什麼。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