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術師的小朋友問題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日, 4月 07, 2013 with No comments
(圖由 seanmcgrath CC-BY 授權)

緊接著 Party 魔術的互動表演後,你拿出繩子準備表演「剪繩還原」。

預想著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程序,你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如果說有什麼讓你得意的表演,那這套「剪繩還原」就是。
在幾個精心設計的橋段和對白之後,繩子將被觀眾剪成幾段。
然後,你會對繩子吹口氣,將早已由觀眾剪斷的繩子回復原狀。現場的氣氛將達到最高潮。
這不是連一般業餘魔術師也會一點的剪繩還原效果。
你手中的這條繩子,在配合獨門技法和心理鋪陳後,將會充滿不可思議的魔法。
這不是普通的剪繩還原,這是你的剪繩還原。
繩子是貨真價實的被剪斷了,而最後,繩子也紮紮實實的還原了。過程絕對透明,完全沒有任何作弊的可能。

你還記得上次表演後,觀眾驚奇的表情,不可置信的反覆檢查繩子,企圖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當然,他們沒有找到。

在確定沒有任何作弊的可能後,像數學證明一樣的必然,觀眾們只能承認事實只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繩子真的還原了。

這樣,他們心滿意足的做出結論(或更貼切的說,再度確認):這個世界上確實存在著超越人類理解的神秘事物。

晚上,他們將伴著好夢入睡,以愉快的心情面對未來生活中的挑戰,懷抱希望!
你並沒有花太多力氣,就能記住了這些細節。因為每次表演後都是一樣的情形!沒有例外。
即使是最疑心頑固的觀眾,也一樣。就算是剛才那幾個小搗蛋鬼也一樣。
因為這是你的責任,你身為魔術師的責任。所以你希望能讓觀眾感受到驚奇帶來的愉悅感。

而「剪繩還原」從來沒有讓你失望過!

就在你拿出繩子後,突然聽見一位小朋友在台下大聲說:「我看過了耶...你是不是要學電視上大魔競的剪繩還原?」。

「天哪!我連剪刀都還沒拿出來啊。」你心中跑出來這樣一句話。

這麼直接的把梗破掉,那還怎麼變?好好的魔術就這樣被浪費了?我的剪繩還原就這樣被糟蹋掉了?

不過,那不是你心中跑出來的第一句話。雖然很容易就被忽略掉,但你腦海浮現的第一句話是:「我想拿個榔頭把釘子鎚下去」

一般人大概只會把它當成腦中那種不經意出現的靈光。因為和現在遇到的危機毫無關聯,所以很容易就一閃而過。
但這句話並沒有在你腦中一閃而過。你不是一般人。事實上,你非常清楚它是怎麼跑出來的。

「如果榔頭是你唯一的工具,那你會習慣把問題當成是釘子。」這是心理學家 Abraham Maslow 的名句。
其實你並不清楚 Abraham Maslow 和他的需求層次理論是什麼,又或者他在什麼場合下說過這句話名言。

你也不想知道。

你是在「如何處理搗蛋者」這本書的介紹裡看到這句話的。
也許在潛意識裡,你把小朋友當成了釘子。
不過,不需要什麼人本主義理論,也知道在這裡拿榔頭打小孩,似乎不太適當。這還真是個難題啊。

相當然爾,書裡應該有提到處理這種狀況的方法。

問題是你沒看過。

這次,你要靠你自己解決這個問題。

他為什麼會講這句話?他想說些什麼?
也許他完全沒有惡意。也許只是像「蔡依林,我在電視上看過耶。你是我電視上看過的同一個蔡依林嗎?」或者「搓牌我知道耶,你要學電影上賭聖的特異功能搓牌嗎?」。
你想,大概只要回答說「半對半不對,你等下耐心看看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當然,你不用解釋半對指的是「剪繩還原」,而半不對則是說你不是學電視的,你的程序和梗更高級,更有趣。但只要這樣利用話語的模糊性,就能繼續保持懸疑性。
但問題的不光是他想說什麼。觀眾不只一人。更重要的可能是其他人怎麼解讀他的意思。

所以,你想好要怎麼回答了。

「小朋友,你好厲害喔,你一定了看很多電視吧」明褒暗貶,說不定等下回去,他一個星期就只能看一個小時電視了。算是給搗蛋者小小的懲罰吧。
不過小朋友顯然只能看到光明的,高興的點了點頭。

「所以,有多少人曾經在電視上看過用繩子魔術的?沒有關係,舉手給大家看看。」
當然,你注意到說的是「繩子魔術」,沒有必要把「剪繩還原」的效果一直重複先講。你也可以舉例說,像是綁人、打結這類的,提醒大家繩子的魔術有很多種。
但是現在,你覺得光是這樣說應該就夠了。你很小心,你很確定你還沒有真的承認你要變「剪繩還原」。當然你也絕對沒有否認。
也許跟一般人的常識相反,但魔術師其實是不能說謊的。至少不應該在表演時說。
你也注意到你說的是「繩子魔術」而不是「魔術」。因為你也不想有太多人舉手。雖然那不會是太大的問題。

「好的,那有多少人在現場看過呢?不只是在電視上而已喔!請舉手。」
其實這本來就不是什麼大問題。你的表演本來就有價值,你根本不需要誇大。現場看到的本來就比電視上看到要好得多。
籃球轉播跟現場看哪個好?
演唱會轉播跟參與現場演唱會哪個好?
在電視上看美國跟去美國哪個好?
這些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常識,你只要提醒他們而已。
還是有好幾個人舉手,現在魔術的風氣挺不錯的,比十幾年前好太多了。但是你也不排除其中有幾個是想表現自己見多識廣的那種類型。

「那有多少人不只在現場看過,而且還上台當助手幫忙?」
剛才殘餘的幾隻手也放下了。不過即使還有一兩個人舉手也無妨。
因為很快就會被一堆手淹沒。
「現在,」你停頓了一下,「有誰想要上台來,不但能當助手幫忙,近距離看,而且還有機會施展魔法喔!想要上來幫忙的朋友,請舉起手來。」
經過你的提醒,觀眾意識到你表演的價值,瞭解到這個機會有多難得,也瞭解到拿電視上的表演跟現場表演比有多蠢。
你不用花太大力氣,因為這些是大家本來就知道的事實。
在許多擺動的手之中,你挑了一個適合當助手的觀眾上台。當然,你聽得到許多落選者帶點失望的聲音,但當你要他們為上台來幫忙的觀眾鼓掌時,掌聲依然非常熱烈。
你知道他們已經把自我移情到上台來的觀眾身上,一個因為這個難得機會能現場、即時參與神秘魔術表演而變得不平凡的平凡人。

接下來,修改一下程序吧,你想。改成讓觀眾吹口氣,讓繩子還原比較好。
因為你剛才說過,不但讓他上台當助手,還有機會施展魔法。也許跟一般人的常識相反,但魔術師其實是不能說謊的。至少不應該在表演時說。
咦,還是只能在表演時說謊?
你也搞不太清楚了。

──
2008年的舊文修改重貼

Catego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