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壟斷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居然有效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五, 12月 07, 2012 with 3 comments
先說些題外話。
標題句型是套用之前說過的「黑函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居然有效」。這次所謂大學生怒罵質詢教育部長的新聞事件,與之前七朵花事件有些異曲同工之妙,許多人執著於所謂的態度問題。
原因很簡單,因為什麼黑函、鬥爭、媒體壟斷、官商勾結、兩岸問題一堆的太複雜了,很難說清楚誰是誰非,但是有沒有禮貌這種事情,連小孩都懂。就像大海中溺水的人一樣,慌張伸手都撲空,忽然抓住了一塊結實存在的物體,當然會緊抓不放。
這是人類的自然反應。教書時碰到一些英文不好的學生,讀英文書會讀錯、讀不懂意思。仔細詢問之下,原來是遇到一些的生字時,就自動跳過忽略,讀出來的意思當然不對。
這是人之常情,沒有什麼好苛責的,但要小心,溺水時緊裝住東西的本能反應,可能會把想救你的人一起拖下水。
言歸正傳,陳為廷對教育部長有沒有禮貌,那是他們兩人的私事。但整個事件至今,根本就是一場媒體鬧劇。
先從最開始的教育部公文說起,新聞如下:



新聞主播開頭就說
「沒想到教育居然了採取一個不可思議的動作,因為就在同一時間發了一封 email 給 37 所的大專院校,要求學校能夠蒐集提供參與活動的學生名單」
注意,主播不是說傳出、根據 xx 說之類的引述說法,而是直接當成事實在報。實際上根據鄭麗君立委臉書上提供的 email 圖片,內容並沒有要學校蒐集名單。

實際上新聞來源,應該如這則新聞所述,是誤傳(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前往新聞內容所提的臉書求證)。
當然很多人,包括準備向教育部長興師問罪的立委在內,後來其實都了解教育部並沒有真的要求蒐集學生名冊。但人性就是這樣,因為一開始已經認定教育部犯了不可饒恕的錯,即使後來發現不完全是這樣,但因為態度已經確定,所以自然會轉成認為即使沒有真的明文要求學生名冊,但光是關心就已經是一種暗示,是一種壓力了。

接下來是所謂學生怒罵教長。這個也是一個標題殺人法。
實際上的影片中,學生的態度也許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但也沒有標題講得那麼誇張。


不過如前所述,假設你已經先入為主被媒體標題說服了,即使後來你看到影片不像新聞報導那麼誇張,你也會自己找理由說服自己。
不過媒體鬧劇還沒有結束。接著又出現清大發出道歉聲明的消息(抱歉我用這麼迂迴的文法,因為我沒有真的去找道歉聲明來看)。又出現了清大坦承誤判的新聞,說是
簡禎富坦言當時在國外看到《聯合報》的標題,認為校方應對此事做出回應,才會請秘書室擬稿,聲明是他和校長都看過後發出,但事後觀看陳為廷在教育部的發言完整內容,發現此事造成社會爭議,他會針對此事自請處分。
當然,名嘴們也不會置身事外,可以參考一下這則臉書
 「鄭重澄清」 今天三立新聞台徐國勇先生在新台灣加油節目中,指稱屏東教育大學教官約談助理教授(就是小弟我),質問我為什麼要帶學生去抗議,並要求我交出學生名單,這完全是無中生有的言論。 第一,我並沒有去參與抗議活動,是因為抗議活動的學生中有我的導師班學生,所以我要求學生請事假去抗議,教官曾打電話來問我好幾個學生請事假的原因。 第二,活動結束後,星期五教官室老師來電詢問學生是否都有安全回來學校,並無要我交出學生名單,我也曾詢問學校是否有什麼進一步處理,教官也明確回答就只是了解一下學生安全。 第三,學校目前並無約談任何學生,也無任何要處理學生的動作。 也請媒體朋友們無需加油添醋報導,特此聲明。
看完以上的鬧劇,以後看到媒體報導時,你的態度就應該像我天天跟我一歲半小孩所說的一樣:「慢慢、等等、小心」(還有「好煩、不要吵」)。
惡質媒體之所以可怕,是因為有人相信它。
以前媒體壟斷之所以可怕,是因為沒有能與大眾媒體抗衡的媒體。
但是現在有網路了,不但能方便參考國外消息,查證資料,更讓傳統的口耳相傳升級成能與大眾媒體抗衡。

抗議媒體壟斷當然還是要做的,但更美好的未來是,讓他們即使壟斷大眾媒體了,也沒有效果。



附錄:
糗爆!魔術師凸槌 火燒頭變一團火球
根據一些消息以及魔術師本人說法,其實是主持人惡意攻擊(因為認為魔術師使用巫毒)。
報導內容用詞其實尚稱中性,但是標題應該改成「糗爆,新聞標題將攻擊事件說成是凸槌」。